有很多问题。他被命令纠正。瀚宇药业已经连续两年亏损。可以摆脱“ ST”吗?

有很多问题。他被命令纠正。瀚宇药业已经连续两年亏损。可以摆脱“ ST”吗?

自2020年8月起,深圳市证券监督管理局对杭裕药业进行了现场检查。

它已连续两年遭受重大损失。如果它在2020年继续亏损,它将不得不面对“ ST”。近年来,瀚宇药业(300199.SH)一直处境艰难。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几乎已抵押了所有股份。近日,深圳市证监局指出了公司存在的诸多问题,并责令其改正。

已下令纠正许多问题

1月6日晚,瀚宇药业发布公告,该公司最近收到了《深圳市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向深圳市瀚宇药业有限公司订购更正的决定》。由深圳市证券监督管理局发行。深圳市证监局自2020年8月起对杭裕药业进行了现场检查。检查发现该公司存在以下问题:

首先,信息披露不及时。 1,不及时披露大股东的股票质押信息。自2017年至2019年,瀚宇药业多次在控股股东认股权后的两天内没有披露相关信息。取而代之的是,它将多个在不同时间发生的质押集中在一个公告中,这不符合“上市公司《股东,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减持条例》第十二条的有关规定”。 《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30条2,未及时披露行政处罚信息,瀚宇药业于1月15日收到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颁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2019年,罚款金额为999.79万元,但该公司作为公司债券的发行人于2019年4月15日发行。不符合《中国银行业发行和交易管理办法》第四十五条的有关规定。公司债券”。

第二,内部控制和财务会计存在问题。 (1)退货管理和控制方面的缺陷导致财务会计不准确。 1.不定期确认收入。从2017年到2019年,瀚宇药业频繁进行销售退货和交流。相关交易实质上是具有销售退货条件的产品的销售。但是,该公司未能合理估计回报率,并且当收入确认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时,它将完全实现。确认的收入金额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14号-收入》(2006年)第4条的有关规定。 2.存货跌价准备不正确。瀚宇药业出售的某些产品的批号与退回的产品的批号不一致,导致库存管理混乱和库存账龄核算不正确,从而影响了库存折旧规定的准确性,不符合规定与《企业会计准则第1号-存货》(2006年)第15条和第16条的有关规定有关。

(2)未对资本化研发支出进行减值测试。瀚宇药业于2019年终止了部分研发项目,并且有资产减值的迹象。但是,在2019年财务报告中,公司未遵循《企业会计准则第8号-资产减值》第4条的有关规定。对资产进行减值测试。

(3)在建工程未及时转入固定资产的情况。航宇药业武汉生产基地两个职工宿舍已达到预期使用状态,已于2019年9月正常使用,但该公司当年未将上述在建工程转入固定资产,也不符合《会计核算》企业标准第4号“固定资产”应用指南第1条第2项相关规定。

(4)与销售周期有关的内部控制不完善。 1.不完整的合同管理。汉宇药业及其客户签订的销售框架合同未规定关键条款,例如产品风险转移的时间点以及退货和交换的条件;该公司缺乏大型合同的审批流程,一些合同先执行后再批准,子合同管理不到位等问题。以上情况不符合《企业内部控制适用准则(第十六号)》第三,第八,十五条的有关规定。 2.客户信用管理和控制不完善。航宇药业违反公司内部控制规定,将信贷产品卖给未取得信贷销售授权,超额使用的客户;香港子公司未能按照公司的内部控制规定建立客户档案并建立信贷销售的信贷额度。以上情况不符合《企业内部控制应用准则(第9号)》第4、5、6条的有关规定。

此外,深圳市证监局还对贵公司未能及时更新和完善募集资金管理制度,收益管理制度存在缺陷等问题表示关注。

离ST不远,几乎所有实际控制人持有的股份都被抵押了

根据数据,汉宇药业于2011年上市,是一家专门从事肽类药物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其主要业务包括特种原料,制剂,定制肽,固体制剂,药物组合包装和六大系列医疗设备。 2020年上半年,瀚宇药业的收入中有86.4%来自制剂,有3.6%的收入来自原料药,有0.9%的收入来自客户多肽。

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47亿元,同比增长23.47%;扣除扣减前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881万元和24万元,同比增长169.84。 %和113.88%。同期,公司实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2563万元。

可以看出,尽管瀚宇制药在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了可观的增长,但该公司几乎没有实现盈利。近年来,瀚宇药业的业绩增长一直不稳定。从2015年至2019年,公司的未扣除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75.94%,-10.81%,20.28%,-212.32%和-157.15%。自2018年以来,瀚宇制药的业绩急剧下降。扣除前和扣除后的净利润分别为-3.4亿元和-3.5亿元。从那以后,2019年,公司继续遭受重大损失,扣除非扣除事项前和扣除后的净利润分别为-8.85亿元和-9.21亿元。扣除前和扣除后的净利润分别下降了159.63%和157.15%。

2015年,瀚宇药业完成了对成吉药业的收购,但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成吉药业未能履行其履约承诺。因此,从2016年至2019年,汉宇药业为成吉药业分别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3,984万元,2,623万元,5.29亿元和3.44亿元。已计提商誉减值9.3亿元。

截至2020年9月30日,瀚宇药业董事长曾少贵直接持有该上市公司21.81%的股份;曾少强目前是公司副董事长,直接持有公司15.55%的股份;曾少斌目前是公司董事,直接持有上市公司4.21%的股份。以上三人为兄弟,均为汉宇药业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然而,在2020年第三季度末,这三个兄弟已经抵押了几乎所有在上市公司的股份。从2020年初到2021年1月6日收市,汉宇药业的股价上涨了9.66%,而同期工业领域的股价上涨了2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