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联数据首次公开募股:不明确的合作伙伴关系和不明确的1亿美元收购

中联数据首次公开募股:不明确的合作伙伴关系和不明确的1亿美元收购

《 Eel Express》指出,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官方网站,中国联合数据在2020年7月31日,9月28日,10月30日和2020年11月22日共收到4封询价信。深圳证券交易所分别提出39、14、9和…

合作关系不明确或白色

在四封询价函中,深圳证券交易所一直在追逐中联数据和北京春路之间的合作伙伴关系。总共提出了32个小问题。

关于中联数据与北京春路的合作,深圳证券交易所的第一个问题是询价单的第六个问题。它分为以下六个小问题,包括选择与北京春路合作的理由和合理性,合作建设模式后收购建设方股权的理由和合理性以及收购的定价依据。北京春路100%的股份等

在第二封询问信中,监管机构再次询问有关收购北京春路的事宜,要求中联数据解释以下十个问题: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的第三次审计询价函,第一则在此问题之后,请中国联合数据公司就以下9个问题向该公司和北京春路进行解释:深交所发出第四次复审询价函。第一个问题仍然是收购北京春路。这次有7个小问题。问题。

到目前为止,打算在注册系统下在ChiNext进行IPO的公司通常进行了两轮查询,而少数公司则进行了三轮查询。但是,China United Data经历了四个问题。目前尚不清楚是否会进行第五轮调查。

巨额收购亏损公司

2020年6月5日,中联数据审议通过了《关于收购北京春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的议案》。该公司与自然人姜向阳和张建勇就北京春路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中联数据以3656万元的价格收购了江向阳,张建勇持有的春路信息100%的股权。经评估,截至2020年3月31日,截至评估基准日,春路信息评估范围内的所有者权益账面价值为-253.47万元,评估值为3656万元,增值后金额6190.9万元,增值率高达244.27%。

春路信息注册成立于2015年9月,注册资金1000万元。 2018年和2019年的社会保障缴款分别仅为4人和8人。财务数据显示,春鹭信息不仅拥有负资产净值,而且在2019年还亏损1518.2万元。中联数据斥巨资收购了一家亏损公司,其目的也引起了许多怀疑。

需要注意的是,在中联数据在2019年收购春路信息之前,中联数据预付了春路信息高达1.01亿元的预付款。对于这样一个只有8名社会保障付款人的公司,要支付预付款。数亿元的预付款是否合理?这有一些未知的目的吗?这些问题值得思考。

被动地依赖主要客户

根据招股说明书,中联重科数据的最大客户是京东。财务数据表明,正是由于从JD.com采购的持续大量增加,才推动了中联重科近年来的业绩大幅增长。从2016年到2018年,京东分别以1.14亿元,3.25亿元和4.69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中联重科数据。同年,中联重科的营业额分别为1.5亿元,3.76亿元和6.51亿元。在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月至2020年1月之间,公司对前五名客户的销售额分别占营业收入的92.39%,91.23%,83.63%和86.24%。其中,公司对京东的销售额分别占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月至2020年营业收入的86.79%,72.83%,55.13%和45.30%。

另一方面,京东也正在加快自己的IDC中心的建设,这也将导致京东将来从中联重科购买IDC服务。

不仅如此,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主要合同信息还显示,由中联重科数据与京东签署的大多数IDC服务合同都将在2019年到期,并且不设置自动续订。只有一份合同具有自动续订条款。 ,但每次续约仅一年。根据中联数据,由于公司客户的高度集中,京东,字节跳动和快寿科技等大型互联网客户的流失将对公司的经营业绩,营业收入和利润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如果公司无法满足客户需求,导致客户合同到期后减少订单或直接更换IDC服务提供商,则将直接影响公司的生产经营和盈利能力。

董事长持有31家公司

根据天彦的信息,周康董事长共有14位任命信息,包括4名法人代表,9位高管和9位股东。同时,有31家公司拥有实际控制权。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周康目前拥有92项外围风险信息和167项合格的预警信息。其中,他曾担任高管的方正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被法院列为高消费企业。法定代表人北京中联运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被注销。曾任上海德雅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高级合伙人,新余高新区德雅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宁波咸丰德雅投资有限公司拥有清算信息,宁波威德尔乳业发展有限公司。 ,Ltd.有清算信息;股东之一的四川鹰科技有限公司具有清算信息。高管北京金蜗牛广告有限公司因无法联系到户口或营业地点而被列入营业异常清单。

市场怀疑董事长同时兼任31家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如何避免利益转移?